清洁机器人如何发展?深圳发布了一份《技术规范》

2021-12-30 01:16:45 文章来源:网络

读创/深圳商报记者袁斯茹

12月28日,一台机器人出现在高交会现场的走廊上,它所到之处,地面光洁如新,这是深圳智绘科技**新发布的清洁机器人产品。而就在走廊旁的会议室内,商用机器人产业发展**同期举行。

商用清洁机器人

作为高交会分**之一,《商用清洁机器人通用技术规范》(下称《规范》)在会上发布。

在疫情和人口老龄化的叠加效应下,高效智能、全天候的清洁服务,成了常态化需求,清洁机器人市场空间巨大。但目前市面上的大多数服务机器人还停留在机械时代,披着人工智能的外壳,内核却不够智能,在使用中有许多约束和限制。

根据2017年****化管理委员会、**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科学技术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的《**机器人**体系建设指南》,**是产业发展和质量技术基础的核心要素,在机器人发展中具有基础**和引导作用。

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(集团)有限公司智能装备及系统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朱晓鹏

SGS全球CB证书签证官,IECEE注册技术审核员,高级技术经理郭志

深圳中智卫安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王一科

在此背景下,由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牵头,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(集团)有限公司作为主起草单位,联合商用清洁机器人的制造商和物业龙头企业代表,编制了此次《规范》。

据悉,《规范》主要涉及产品的安全、运动**能、清洁能力等,旨在助力服务机器人领域的一大细分赛道——清洁机器人解决部分典型场景的技术、检测和未来发展问题。

张亮在现场

智绘科技董事长兼CEO张亮表示,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千亿,商用清洁占比**大,场景复杂度**高。据他介绍,此次智绘科技发布的机器人,集高效、便捷、智能于一体,是业界首款模块化“可编程”清洁机器人,可用于**院、写字楼、商场、车站等场所。“一台机器人至少可节省两名人力,作业效率至少提升两倍。”他表示。

审读:喻方华

来源:读创

正值科创板上市的关键之际,AI四小龙中的云从科技、旷视科技、依图科技集体被**国拉入了“**军工复合体企业”(NS-CMIC)清单。

而AI四小龙中的商汤科技,也在12月14号被**国**务部列入黑名单,导致港**上市的进程一度按下暂停键,近期才重新启动**招**。

抛开其中的利益纠纷,从过去的经验来看,由于被“**准打击”的往往是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,对**国某方面有威胁的企业,从侧面反映了这四家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实力。

**的AI行业在世界的影响力持续提升,**的AI企业数量由2018年的20%提升至2020年的25%。

人工智能的产业链,分为基础层、技术层和应用层。

AI四小龙做的属于技术层的计算机视觉,这个领域是人工智能**主要的应用领域之一,让计算机拥有类似人类提取、处理、理解和分析图像以及图像序列的能力。

这个领域非常重要且潜力无限。

根据沙利文报告,计算机视觉**2020年占全部人工智能**市场份额的46.9%,2020年-2025年,将会以36.6%的复合增速,由143亿**元的市场规模增长至680亿**元。

对国内企业来说,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。

**的计算机视觉企业相较于全球发展较晚,海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有相关企业出现,而国内1999年才有为海外企业做代理业务的企业雏形。

后来,随着国内互联网巨头们的崛起,为计算机视觉企业积累了大量用户数据,对计算机视觉公司而言,数据和技术缺一不可,有了大量的数据做支撑,很快在这一领域领先全球。

国内这一领域里的王者,IDC的数据显示,2020年,商汤科技、旷世科技、云从科技、依图科技和海康威视的合计市场份额接近50%。

海康威视已经上市,尚未上市的AI四小龙,实力究竟如何呢?商汤、旷视有阿里撑腰,云从**队,依图难追赶

如果按照公司成立时间来看,旷视科技是老大,依图科技是二哥,商汤科技是老三,云从科技是四弟。但如果按照估值、融资额来算,商汤显然是当之无愧的“一哥”。

2011年10月份,三位清华的**率先嗅到了人脸识别的商业价值,怀揣着将计算机视觉应用到**中的憧憬,组建了**初的旷视科技的团队。

虽然在今天,人工智能是个非常热门的领域,但10年前,这是国内很少人涉足的未知沼泽,投资人都不愿意做**个吃螃蟹的人,因此旷视的**笔融资并不顺利,吃了很多闭门羹。

老二依图科技的融资就幸运多了。在旷视科技成立一年后(2012年9月),一直在**国从事人工智能的朱珑**士回国创业,不**就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轮融资,很快成立公司。

2013年以后,人工智能在国内迅速发展,**政府热情号召企业大力发展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技术,资本加速涌入AI赛道。

后来居上的“一哥”商汤科技就在这种背景下诞生了,它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IDG的牛奎光狂掷数****元,让原本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汤晓鸥研究团队走出实验室,重新组建团队,组建了商汤科技。

不**以后,云从科技也诞生了。

相比其他公司,云从是**根正苗红的,核心**干大多为中科系,数轮投资中,**队、产业基金的身影频现。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AI领域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出,AI的融资事件,在2018年达到顶峰。

四个独角兽们,就在这种背景下各自****,任意拎一个出来,都经历了10+次融资。

IPO之前,旷视科技进行了10轮融资,越到后期,融到的钱越多,即使不计算2020年联一投资的G轮融资,旷视科技获得了累计超过19亿**元的融资。

**开始,旷视**份是联想系的企业;后来,阿里系逐渐对其加大投资。

**的人脸解锁业务、物流仓库业务,为旷视提供了快速成长的**。

而阿里所在的大消费领域,又是国内计算机视觉潜力**大的一个应用领域,2020年-2025年市场规模以54.95%的速度增长,阿里急需人工智能企业为之后的业务发展做支撑。

同样被阿里青睐的,还有“一哥”商汤科技。

商汤科技除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外,还是资本**青睐的企业,从成立至今,进行了11轮融资,累计融资超过30亿**元,成为四小龙中融资总金额**高的公司。

阿里早在商汤C轮融资的时候就已经入场了。

除了旷视和商汤外,阿里还布局了寒武纪、数云等其他人工智能的公司,它用极其**厚的资金,在人工智能领域给自己描绘了更广阔的业务版图。

看完了融资融得轰轰烈烈的老大和老三,再来看老二依图科技就有些平淡。

虽然也经历了10轮融资,但从披露了金额的融资额来看,合计不超过5亿**元。

而且,越到后期,依图科技的融资金额反而有下降的趋势,2020年润诚产业的投资额不到2018年c轮融资的1/6,这与壕到不行的旷视和商汤来对比,的确有些落寞。

云从科技融资的金额也不多,但它和其余三家很不一样,其他公司的融资,是人民币和**元一起融,而云从科技,每一轮获得的融资,都是实打实的人民币。

这是其他人工智能公司难以匹敌的优势所在,国字号的**东结构,让云从科技在G端、国有B端方面拿单具备优势,如G端的公安系统,四大国有**的风控产品。

因为对金融、安防客户而言,对安全层面的要求更高,云从科技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客户**。

总结下来,从融资的角度:

商汤科技遥遥领先,旷视科技也不赖,且两者均有阿里做布局。

阿里在其**报上明确表示,“不会以纯粹**务原因进行投资和收购,而是侧重加强阿里的生态系统、创造战略协同效应”,以后的侧重发展领域是可预判的。

云从科技虽然融资少,但获得了G端和大B端的潜在支持;依图科技暂时落后。估值高企,IPO一波三折

AI的疯狂,在2018年之后逐渐退潮,AI赛道的融资次数在2018年之后掉头向下,**括四小龙在内的AI企业经历了多轮融资,且由于自身的商业故事在资本上过度透支,也遭遇到了“估值虚高”的争议。

根据西南证券对AI独角兽2020年估值的整理,商汤科技的估值达到100亿**元(637亿元人民币),旷视科技、云从科技、依图科技分别为50、42和40亿**元(318.5、267.54、254.8亿元人民币)。

但事实上,商汤、旷视、云从和依图科技都尚未盈利,2020年营收,分别仅为34.46、13.91、7.55、3.81亿元人民币,市销率(即估值与营业**的比值)为18.49、22.90、33.75、66.88倍。

市销率越大,说明市场给它们的估值越高。

上一篇:声网发布实时互动场景创新生态报告,预计2025年RTE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千亿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西双版纳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